为什么你改变不了自己的阶层

“如果你想在全社会保持阶层不变,则你的财富增长速度,必须达到24%一年,每一年。如果你还想向上爬,则你的速度必须更快。”

那么如何才能实现每年+24%的回报。

答案是:做不到。

一、回报之谜

在上一篇《中国的财富》中,我们说到了,全社会财富平均增速是+24%。

每一个中国人,13亿中国人,每一个人的财富都要增长+24%,每一年,这样你才不会被社会淘汰。

现在问题来了,如何才能做到+24%年化回报呢。

我仔细想了想,很难。

不是“很难”。是根本做不到。

我们整个的投资市场,叫做“Mass Market”。在这个市场投资,一般回报就是5%。或许可以高一点,但要担额外的风险。实质还是差不多。

当然你可以说你是股神,或者是楼神。或许远远超过市场平均的收益。但刀口舔血的事,终究不能做一辈子的。你不可能把把赢,也不可能年年传奇。

无风险回报是5%,你怎样要求别人24%回报呢。神仙也做不到啊。

假设我们把条件放宽一点。除了资本性收益,还有工资收入。

而且工资收入,永远恒定等于你“总资产”的9%

这是一个很荒谬的要求。假设你有1亿,你就得有900万税后年薪。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假设你有1000万。你就得有90万年薪。这也几乎不可能。

但是,即使这样。你的财富增长速度,仍然跟不上24%。

每一年,你的资产增长,仅仅是5%+9%=14%而已。

仍然缺了一块。缺百分之十,这个谜去哪里了。

二、消失的财富

把“理财+劳动”这二块收入累积,可是仍然只有14%。全社会的财富增长是24%,还缺少一环,到哪里去了。

剩下的一玦,在北京。

剩下的一玦,叫作“权力”。

我们的教科书,勤恳本分的父母一辈子都不会教你一个道理,都不会告诉你一个事实;

“生产+抢劫”,是二条主线。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抢劫。

他们永远不会告诉你,我们所生活的真实世界,他其实是二个战场。

一个是“文”的。生产制造劳动贸易,凭借着工商业产生财富。自由交换。

一个是“武”的。这个战场的核心是“权力”。争夺的是对政府的控制。拼的是抢劫赃品,污秽而又血腥。

我们时常可以听见,北京又冒出来某某暴发户。前二年还在天桥摆地摊的,一出手就是百亿富豪,连续收购几十家公司。

我们都知道,北京有“款爷”。这些人鱼龙混杂在各大部委之中,能量惊人,一顿饭吃掉几十万元。

我们知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北京的官员们虽然名声不彰,可是Forbes富豪榜绝对排得上名的。

我们曾经以为,这些都是很遥远的事情。贪官污吏虽然不好,可是和我们的生活相隔万里。也没有直观的影响,只是电视台上一种谈资。

可是,当你发现全社会的货币财富,以+24%的速度飞速发展。而你自己手中,无论如何努力,财富最多每年递增+14%。你有没有想过,是什么让你如此贫穷?

你和你的小伙伴们,胼手抵足大家同样的努力,同样的勤奋,同样的战斗。

你以为你已经够努力了,放眼四顾没有比你更勤奋的人。

可是,在1300KM远的远方,有一座京城。象下蛋一样批量产生亿万富豪。无中生有。

那么,你在全社会中的排名又怎会不下降。

三、权力的运作

我们生活的社会,一共有三块收入,合计才是24%。

A) 如果你是一个退休人士,只有利息理财收入。则你的财富增长速度只有+5%。你飞快的会被淘汰掉。中国没有一个退休人士可以是富翁。没有一个富二代可以保持财富。

B) 如果你是受薪人士。你有二块收入,理财5%+工资9%,你每年的财富可以递增14%。财富阶层止步于天花板。

C) 如果你能接触权力。你才有三块收入,理财5%+工资9%+权力10%,这样你的财富才能递增+24%

北京每年从全社会全中国人手中,撷取10%的总财富。并分配给他所亲近的人。

具体的手法,鉴于雀巢咖啡比较美味。我们就不展开了。你只要记住,官场向来有一句话:“中央靠金融,地方靠土地,基层靠罚款”。

我们的生活,是“文武”二个战场。作为权力的战场,如果你一无所获,则你的收入上限就是+14%,再也无法跟上全社会的步骤。

北京每年分配全社会财富的10%,这是一块巨大的蛋糕,你一定不能视而不见。

容我们花点笔墨来展开一下。

所谓的“跑部进班”。中央这么大一笔钱,首先他要在各省级分配。有一些传统的“政治大省”。其获得的资源,远远和人口不成比例。排首位的肯定是帝都,其次山东,上海,广东也不错。

当一个省拿到资金之后,他还要在省内部分配。省会城市无疑会拿到最大的大头。地级市次之。而到了县镇乡,已经被截留无几。

当一个地委书记从发改委拿到项目资金之后,他会找来一群手下。将工程分为一个个项目,将项目分成一个个标段。

每个标段,你负责土建工程,他负责桥隧工程。这其中,都有精确而犀利的利益位置。无数次饭桌上的密谋,每一个工程标段改动,都足以引发流血和暗杀。

这是一张巨大的巨网。靠政府吃饭的有无数人,无数的利益团体。在这个10%的国民财富分配中,刺刀见血,你死我活,尔虞我诈。

不,我们不是鼓吹你去当公务员。而是告诉你,竞争无所不在。

在这一个“武”的战场中,一样厮杀惨烈,一样苦斗困难,做官和其他行业一样,是件利润平均化的事。想要冒尖很难。

四、结语

天威弗远,在这场“权力分配”的盛宴之中,哪怕下属的下属的下属的下属,都是你不可接触的神仙。举个例子,你想和地委书记的儿子吃顿饭,绝大多数人没有这个资格。

你想要他把生意交给你,就更天差地远了。

但是,我们就没机会了落后这10%么。不,其实我们想做的是“卖铲子的人”,财富的二传手。

通货膨胀就象一滴水,北京先在全国制造了通货膨胀,在帝国聚集了十几万亿纸币。

然后,第一轮收益者,是各部委,国企,国家的亲儿子。

第二轮受益者,是上下游厂商。以及卖奢侈品给第一圈的人。

第三轮受益者,是第二轮的上下游厂商。以及卖奢侈品给第二圈的人。

。。。。。

财富象水滴一样,一圈一圈向外扩散。很多人,哪怕并不是权力场中人,但只要你的户籍是北京,上海,广深,你本身就是受益者。就是强势公民。

譬如,因为在北京的快钱太多了,来得容易。因为才培养了这么多的电商。才有烧钱支撑起的IT业,才会有App和程序员的高工资。

因为北京的钱多了,才带动了消费业。服装餐饮保健全面兴旺。

因为北京的钱多,所以国家大剧院大戏院,城市建设可以以炫目的速度日新月异。

因为贪官污吏赚到钱了,全国值得他们看得上眼的城市,就那么几个。所以钱只会投往几个城市,而不是全国平均。

如果你生活在四川大凉山,那你是权力场中的弱者。发展积累速度上限就是14%,你注定了宏观层面一辈子贫穷。

如果你混官场,和地委书记的儿子是结拜兄弟。那你有可能暴富,权力回报是几十倍,几百倍,而不是30%。但这条路也不好走。死起来更快。

如果你生活在一些政治强势的城市,专门做“结拜兄弟”的生意,给他们卖铲子。那你也可以间接分享到权力的收益。虽然不暴烈,但好歹是平民的稳健。

说了这么多,让我们用一句话总结概括本文思想吧:

“只有大城市,才有房地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说吧 » 为什么你改变不了自己的阶层

赞 (0) 评论 (0) 分享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