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自己的故事

突然很想,写下自己的故事。 
身在异乡的我,体会了很多很多。 
哭过笑过,竟以忘了什么是痛。 
“漠然走过,已是一身创伤. 
回首,一路留下血迹斑斑.” 
在这个寂寞年代,生命中的那朵花啊,倔强的开,迎着风雨摇摆。 
——题记

暗夜遥远的天空,泛着沉沉的灰蓝,寂寥的星光里溢满了孤单。 
偶尔划破天际的流星,留下一道无与伦比的璀璨…… 
抬起头,呆呆的望着,是不是应该许下一个什么愿,才算得上圆满? 
本以为这一生都不会找寻北极星,因为生命的初始就有了既定的路线,像蜘蛛结网一般,画着同一个圆。 
生命是个奇妙的东西,任你耗尽所有的时间都不能理解的完全…… 
无奈 却也能接受,无奈 却非得接受…… 
就像北极星,是不是一开始就注定了要出现在北边? 
生命本就无奈,无奈中亦有精彩…… 
也许北极星一直都爱着北边,所以才会永远守护在爱的边缘?
或者,迷乱 
或者,孤单 
或者,这样也是好的吧…… 

发现自己这几天头脑不太好使了,买了几个蛋糕放在桌上,走时拿了一下书就忘了,后经老三提醒,于是拿起蛋糕,回去后才发现书又落在寝室了。或许,我已经老了吧……
总觉得生活中已经失去了色彩,只剩下了刺眼的苍白,想要的无法得到,得到的又总要失去,我们总想挽留那些快乐,可当它要逝去时,我们却又无能为力。
开始相信生命只是一场城市的烟花,时而璀璨,时而荒凉,但璀璨的只有一时,而荒凉的却是一世……

从寝室出来时,猛然间看见三栋门前的那些白色的小花,散散点点的,就像漫天的星星一样,原来单调的白色也可以变得这么的迷人啊!
忽然间就想起了黄阅的那首《折子戏》:“折子戏,不过是全剧的几分之一,通常不会上演开始和结局,正是多了一种残缺不全的魅力,才没有那么多含恨不如意。”
“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戏,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别人生命里。”有篇文章里这么写到:如果不是为了欺人与瞒世,快乐并不是人生的终极目标,任何一点点的伤痛就会让我们远离快乐。是啊,快乐是经不起打击的,但我们把快乐留给别人却总比把悲伤留给别人好吧!
可留给自己的——却还是悲伤……

人生有许多的无可奈何,比如说生老病死,比如说爱恨情仇。
爱有时需要通过恨来体现,遗忘却使人记得更深!
梦,深夜的归宿,又好似白天烦愁的续篇。无形是空间,无限大的空间,在这里可以轻易地找到失意的日子,像是流星胡乱的轨迹,划出一道靓丽的直线,不只是神奇,而且神秘,让人找不到它来去的方向,它是一个使者。
愁,思念的深处,又好似深夜里梦的前奏。“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每当一个人漫步街头,穿梭于车水马龙间时,才深切体会到一种潜在的危急,活在虚幻的感情世界里,醒来时一片失落。偶然,只是偶然间,身体里发出强烈的抖动,像飘在雨季中的浮云,沉闷,但是没有雨。
曾有一篇美文这样写道:“人生不过是一场春梦,风尘雪月,终将散去。让风尘的归于风尘,让沧桑的归于沧桑。而我也应该归于山下水湄,做一朵悠游自在的彩云。”不错,生命本就各归其位,那些只属于沧桑的日月流年,不会等待风尘中碌碌的你我。
恍惚的梦幻,恍惚的愁绪,恍惚的寂寥,三合一的迷离。抹不去的往事在心头兴风作浪后又逐渐平淡。于是,我学着沧桑的人仰头观云的姿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切终归于无言。
梦断不消愁,孤独更甚。
后记
不止一次的提醒自己:玉兰生于幽谷,青春需要孤独。
但无论如何,我自己的人生要自己走下去,除了孤独,不再需要任何东西陪伴……
就像《九州——白雀神龟》中的那一句话:一个人的力量是多么的薄弱啊,可是你必须承担起来…… server informatio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说吧 » 属于自己的故事

赞 (0) 评论 (0) 分享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