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潜在的智慧真的能够被解锁吗?

这看起来似乎是一个伟大的提议 不是吗?首先,让我们假设在大脑里确实有值得被解锁的‘内在智慧’,其次,这个‘智慧’必须是可以被随心所欲地运用的。我的调查表明这两个假设都是真实存在的:即我们都拥有同等的智慧且都可以解锁那些隐藏在我们体内的智慧以为我们所用。

在过去的十二年里,我已经学会了如何在自己的脑子里准确地找到那个藏着智慧的地方。我也同样尝试着去探究这个方法是否同样适用于其他人,结果是不负期望的。过去的几年里,在我将它介绍给超过一千个人,并且他们都成功找到了自己的‘潜在智慧’后,我确信这个方法确实有效。

那么,‘潜在智慧’究竟藏在哪里呢?

首先,在科普教材中,并没有任何被称为‘天才’的记载,尽管我们都知道那些被冠以天才之名的人:爱因斯坦和达·芬奇 仅此两位。那么,这些人拥有什么我们其它人所没有,或者更准确地来说,可能我们并不知道但其实同样拥有的东西呢?

一方面,有一些证据可以表明这些‘天才’的大脑可能只是比我们的大一些。也有报道称,达·芬奇能够同时一手写字,一手画画。出于对这个话题的痴迷,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一直广泛地研究大脑功能区的偏侧优势。

两个思想?

罗杰·斯佩里博士在1981年因为一项发现而荣获诺贝尔奖,这项发现是基于他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在加州理工学院所做的关于裂脑患者的研究。他的研究证明了左右脑半球之间意识的独立性。在弗雷德里克·希弗博士名为 两个思想 的书中,他详细地描述了他的最新研究,其中包括左右两个脑半球的不同功能运作,以及科学家们从研究裂脑患者身上所得的知识。

通过阅读路西亚·卡帕席恩博士的著作,我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在书中,他提出了可以通过使用左手写字来刺激大脑右半球的假设。早在十二年前,我已在自己的右脑里发现了这一蕴藏智慧的地方。科学家们认为这里除了其他特质之外,也正是创造力,直觉和解决问题这些功能的所在。我也同样了解到,当我们被一个问题难倒,或者寻找解决某件事情的富于创造性的方法时,正是要使用这个区域。能够证明这个过程起作用的证据,就是我从右脑中所获得的洞察力和有效的点子。

为什么我们解决问题时会遇到困难?

人类的大脑是进化过程中的奇妙之物,因为它们已经使得我们这一物种生存了40,000年。然而,在我们的思维过程中仍然存在着一些局限性。例如,随着时间的推移,思维模式变得越来越根深蒂固,我们越来越适应它们,也越来越难以摆脱这一思想的‘安乐窝’。这是我们之所以觉得‘换角度思考’很困难的一个原因。

在工作中,生活里,更甚在严肃的人生抉择中,当我们努力得到我们所想时,都会时不时地遇到阻挡道路的障碍和挫折。这些障碍往往以我们自我欺骗的方式出现。这些我们告诉自己的谎言也是同样有效的,因为它们可以使我们的大脑不去思考在其他情况下可能要面对的棘手的局面。对我们大部分人来说 拖延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这个项目很快就要到期了,为什么我还没有开始做?”(在我三十年的公司生涯中,我已遇到过这个问题很多次了。)我们习惯于对自己说“我晚一点会做”这样的谎言来使我们有借口去拖延。这样我们就不用因为我们还没有开始一项工作而非得面对残酷的现实。

我们的‘内在智慧’能够起到怎样的作用?

在我写第一本书的过程中,有时候我会意识到我在推迟一些重要的事情,然后我就让自己停下来,并试着去弄清楚为什么我停下了写作。这时我会直接开动我的右脑去寻找答案。把那里叫做一个‘蕴藏智慧’的所在可能会有些夸大,但是对我来说,确实如此。因为从那里我得到了使我得以顺畅地继续向前的答案。自从我开始练习这种右脑的解锁过程后,我已经获得了良好的成果。

在向他人演示这个具有革命性意义的思考过程中,我观察到受访者们都突破了他们自身的阻碍,并投入到了新的事情中。他们有的获得了对一段烦扰的关系的洞察力,有的找到了一份工作,有的了解了收集这种习惯,有的明白了为什么他们觉得私人关系很难处理等种种事情。所有这些话题都是试受访者们烦心了很多年却一直无法解决的事情。

这套方法的魔力–即右脑或者直观地写作—就在于运用者会发现自己所寻求的答案几乎奇迹般的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已经准确进入了自己意识的一部分–这在以前是不可能做到的–并得到了当他们运用其他的思维模式时所得不到的答案。

但是,进入了你的右脑是否就等同于打开了你的‘潜在智慧’呢?答案是肯定的。因我个人已发现并证实了这一点。所以快试试看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说吧 » 我们潜在的智慧真的能够被解锁吗?

赞 (0) 评论 (0) 分享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