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的殇(《彼岸流年》之流华似水)

   最近,迷上了《彼岸流年》,本打算最近好好整理一下自己构思的小说,准备着手动笔的,但看了这样的小说,把我一切的念头全部都打消了。以为自己所构思的,所经历的,也算伤到了极致,可是从《九州》到《彼岸流年》,我不明白,为何还有那样的殇,穿越了时空,超越了极致。仿佛回到了过去,那个“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那个“但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那个“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的年代。将这些情感纠结在一起,究竟能伤到怎样的淋漓尽致,究竟还有没有退路能走?我想,如果是这样的情感,就算是喝了孟婆汤,过了轮回桥,来生,一定还是记得的吧——那些不可能淡忘的事。

    就如《彼岸流年》里说的那样:

    喂,你真的会记得我吗?可是,我好想忘了你呢。

    呐,你真的会记得我吗?可是,我要怎么忘了你呢?

    2010年4月20日,大雨,被困在雨中,竟感觉到了解脱。这段日子以来,一直活得不像自己,而走在曾经一度讨厌的雨中,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仿若那倾泻而下的大雨,带着我的愁绪,飘入了另一个轮回……

    我想,我也该按着自己的意愿,好好的活一回了吧!

 在这样的雨中,为自己写首歌,就取名叫“流年的殇”吧:

模糊的面庞,

依稀中,

泪已千行,

皎洁的月光,

映着浅浅的忧伤,

曾经的天堂,

曾经的地老天荒,

此刻

如是凄凉,

如是仓惶。

 

如今的我,

已不再是儿郎,

轻舞飞扬,

终究难逃,

淡蓝的哀伤。

在太阳升起的地方,

有着你的笑容,

和我的梦想。

历经沧桑,

尝尽悲凉,

下一个轮回,

没有天堂,

亦没有哀伤。

                                             ——北辰静岳  

                                              2010.04.2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说吧 » 流年的殇(《彼岸流年》之流华似水)

赞 (1) 评论 (0) 分享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