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两相依的年代

“眷芬芳,香散人未尽;

    记青春,风月两相依。”

    无意中读到这么一句诗词,又轻轻地将我记忆深处的伤唤起,前些日子刚刚回味了一下自己曾写下的日志,突然发觉,一向淡泊的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留下了太多太多的故事。而今重新拾起他们,是伤感,是无奈,还是,付之淡淡的一笑?或许我也该告别那个哀而不伤的年代,走入另一个忘世的轮回……

                                            ——写在前面

    从“青春祭”到“啼血无痕”,感觉那时的自己像个传说,随手挥挥笔,便能洋洋洒洒地写出几首诗词,虽说不敢拿出去登大雅之堂,可留着一个人欣赏,倒也觉得回味无穷了。

    “……前尘忆梦,只道是,朝朝暮暮,年年岁岁……风华过尽,却不知,是是非非,错错对对”,年少时的茫然,疑惑,终只为了一个“情”字;“……日日思君只今生,醉红尘,把天问,笑叹人世缘与分”,强装洒脱的背后,终逃不过一个“情”字;“……冢间冰魄滴红泪,相思难相见;悲叹情深却缘浅,寄相思千年”,就连打算编写的小说中,也还是一个“情”字;而自认为到了“不惑之年”,留下了一个传说,终究还是因为个“情”字。这世上的分分合合,离离聚聚,吟出来,叹过去,尝也尝过了,痛也痛过了,却什么也忘不了……

    可也并非全是伤痛——

    “……蕊香时节又逢蝶,翩舞彩丛间”、“……又是一场新雨后,满树桃花向春笑”,此等欢快轻盈的场面,在我诗词中可算得绝无仅有的些快乐了,但我却又怎么也忆不起当时究竟遇到了什么乐事,怕是为了不让别人读出自己的忧,才隐去了那份伤吧!又或是想勉励一下自己,不想自己在伤痛中陷得太深罢了。

    难得的几句欢快之词,却寻不出一丝欢快之事,这样的结果,究竟该算得什么,算得什么呢……

    怕是这个春天,又要像去年那样,吟诵“……雁字南飞那个秋,闲把鸳鸯纸上绣”(此词是我去年春天所写,详情参照当初之作)了。总在春天悲秋愁,这样的愁绪,该是今生都解不了的吧。而来生,真不愿像《再叹西湖》中感慨的那样:情残断桥,墓余小小,奈何魂牵又梦绕,来生愿做,西子湖畔草。期待个“杜鹃啼血,入土无痕”,就算得个好结局了。

                                                                                 后记

    回味起自己曾经写下的东西,真个儿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又或者什么滋味都有吧。其实挺羡慕从前的自己的,至少还能写下点什么,而今江郎才尽,还能留下些什么呢……  

——写于2010年3月15日18:0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说吧 » 风月两相依的年代

赞 (1) 评论 (0) 分享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