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路之文章

路兄的文章

Posted in 属于自己的故事

恋空-折翼天使

  序 《air》里面说在天空中有一个长着翅膀的女孩子,总是在做着悲伤的梦,在没有人把她拯救之前,她就那么一直在天空中重复着悲伤的梦,无法转入轮回。   那是一个怎样的小镇啊,镇里的孩子都是那么的奇...

Posted in 属于自己的故事

天堂之歌(《彼岸流年》之年少如风)

    昨夜,将《彼岸流年》的第二章节“年少如风”品完,又是一个伤的淋漓尽致的故事,如若说用唐代诗歌《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来形容其第一章节的“流华似水”的话,那么用陆游唐婉在沈园题的词《钗头凤》来比喻第二...

Posted in 属于自己的故事 最后的乐章

流年尽头

近些日子来,天气一直阴阴的,时不时的会伴着绵绵的细雨,宛如江南春雨般柔情,朦朦胧胧中似乎有种回到了家乡的感觉,亲切,可是遥远…… 09年就这么悄悄的过去了,这是一段特殊的岁月,有些虚幻,有点哀伤。走在流年...

Posted in 最后的乐章 青春祭

刻在玉石上的流年

    时间匆匆又悄悄地溜走,匆忙的让人无法顾及前尘与未来之间的连接,无声的令人怀疑那些所谓的回忆是否存在过。就在时间这无声又无情的奔跑中,我把那些燃烧过的青春深深地刻在玉石上,含着泪,却又带着微笑——为了...

Posted in 属于自己的故事 最后的乐章

蒼之夜

按照最近的生活規律,現在應該是休息的時間了,衹是今天的自己,忽然擺脫了近來的煩躁,以一種不同尋常的“靜”歸於這個不同尋常的雨季淡淡的夜晚—— 十一之後的這段時間,陸陸續續的看完了老弟在《紅顏知己》裏介紹的...

Posted in 最后的乐章 青春祭

秋之成长

心里放不下别人,是没有慈悲; 心里放不下自己,是没有智慧。 ——题记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秋之萧瑟来得那么突然,一夜间,就让我从短袖换成了冬装,其实也没那么夸张,只是习惯了早起,早晨的空气中弥漫着丝丝寒气,...

Posted in 最后的乐章 诗词歌赋

啼血无痕

    杜鹃啼血,入土无痕。                                    ——题记     想起曾经读过一篇名叫《啼血无痕》的小说,初读时感觉淡淡的,再读时却被它里面所描述的那种友情和爱情所感动了,不惜一切代价,只为偿还...

Posted in 属于自己的故事 最后的乐章

再见了,九分钱的梦想

一个夜晚的期许,以为第二天能得到个美丽的答案,或许同学们说的没错,我太天真,太幼稚了,人生不是童话,终究不能演绎出那个美好的结局。 大哭一场后,心里舒坦了好多,我的第六感一直都是这么的灵,但我多希望这...

Posted in 最后的乐章 诗词歌赋

蔓草拾零·忆昨伤今

素手凝, 绣红绫, 月满西楼怎见星。 溪边驻, 倚栏庭, 落花有意, 流水无情。   怜残影, 往事缱绻如梦萦。 遍山景, 一人行, 浊酒三杯, 蔓草拾零。                                                  ——...

Posted in 属于自己的故事

“一公升眼泪”观后感

“一公升眼泪”观后感 “生尽欢,死无憾!” ——题记 “一公升眼泪”看完已有一周多了,早就想写些什么,但最近在忙着搞林调,虽说每天只有两至三个小时爬山,可连续积累几天,还真有些累得紧呢。而今,趁着闲暇之时,多少...

Posted in 属于自己的故事 最后的乐章

再叹西湖

从西湖回来差不多也五天了,虽说此次的西湖之旅感觉淡淡的,不过总觉得不写些什么,实在是对不起第二次的西湖之旅啊! 或许是第一次的仓促给自己留下的遗憾太多,才会对第二次之旅抱有很高的憧憬,没想到却并没有达...

Posted in 最后的乐章 诗词歌赋

醉红尘·珍重

悠悠四载诉青春,别离几分痛, 数十年后再相逢, 友情长相永。 话一句离别, 道一声珍重, 往事铭刻今后。 此情难送, 伤感难自控, 几经春秋再忆从, 花开人余梦。 落残红, 天把花月弄。 一曲新词把心颂, 千杯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