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吧
透过现象看本质!

聆贝中的记忆

不是引子的引子
《临海郡志稿·方物志》:云州西海有贝,若白石,状甚可爱。贝离水可活百年,以温酒暖之,则张其壳,可记人言,色转殷红,如照殿红宝。置于炉火辄裂,吐人言,因名之聆贝。价值百金,今不可求矣。

记得什么,不记得什么,有时候比发生过什么更加重要。
青木案的炉火旁,诸婴轻轻拈起一枚赤红的聆贝,却久久不曾放入炉火中。
阿怜嘴角微微有些笑意:“怎么,怕了么?”
他自嘲地笑了笑:“年纪大了,有些事情总是不敢回头。”说着拍了拍心口,“这里会跳。”
是啊,那遥远的记忆中除了痛苦还曾留下些什么呢?即便有那么一丝丝的美好,大概也早就葬身于痛苦的海洋里了吧!
若不是借由这些聆贝的转述,自己还敢再拾起那些不愿碰触的往事么?
他也清晰地记得,七海怜站在满地的尸身中间,被残存的夜北骑兵拥戴着。她的手臂划过了茫茫高原,用清亮的声音宣告:“谁杀死那个夺去我父亲头颅的晁将,谁就是我的丈夫。”那一刻,连自己身边的卫兵的目光都有些诡异。
他知道她恨他,可皇帝戏谑的许婚竟让她成为了自己的妻子。
他们本该是处在世界两端的两个人,是被七海震宇的鲜血永久隔离的,但是帝都的那个人却模糊了这条界限。
而真正化解这一切的……
南迁的路程虽不能说短,可区区几千里路中的沉默与关怀,竟真的化解了那道由血海构筑的鸿沟。
但有些伤口,一辈子都愈合不了……
这些聆贝,他知道,记载的是一段怎么样的故事啊!

回头看一看,想法固然与那个时候不同,可是结果并不一定能让过程显得合理。
她不过是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子,还没有真正见识过人生的女孩子。把夜北七部的命运压在了她的肩膀上,是一件过于残酷的事情。
总以为灰原哀和桔梗是最悲惨不过的了,可她们却仅仅只背负了自己最多是亲人的伤痛,尽管那些伤痛已让人承载不了,可七海怜呢……
小说和动画的结局总是会与童话有些相似:桔梗最终能放下一切离去;灰原哀喜欢的是柯南,而不是新一;阿怜与诸婴,更确切地说,夜北七部与大晁间的血海深仇,终在弱水穷石处化解。
尽管最后还会留下些伤痛,只是痛又如何,痛又如何……
不是尾声的尾声
我也有属于自己的聆贝,那红得好像是赤猩的血、光滑有如孩子肌肤、蕴藏着一个伤痛回忆流转世界的聆贝。
只是燃尽后,聆贝则裂,那些伤痛的记忆就只能留在心底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了。
世上有许多浪漫与凄美的故事,我不能说它们是真实的,可我更不能说它们是荒诞的。
走得越多,我知道这世上越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说吧 » 聆贝中的记忆

分享到: 生成海报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