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建国家数据局,可能只是个开始

1、这几天,我的朋友圈被一份“改革方案”刷屏了。3月7日,十四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会议上提出了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议案。

2、这份改革方案,包括了深化地方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优化农业农村部职责、组建国家数据局等等内容。具体内容,我就不展开了。还是建议你能找来看一看,因为这和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关。

3、等一下。等一下。前两个机构,我都听过。这个“国家数据局”,是做什么的?下面再说。因为在印象里,这已经不是我在最近看到的第一份关于“数据”的内容了。

12月1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数据基础制度更好发挥数据要素作用的意见》(也就是很多人简称的“数据二十条”)对外发布,从数据产权、流通交易、收益分配、安全治理等方面构建数据基础制度,提出20条政策举措。
2月2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数字中国建设整体布局规划》,提出要加快数字中国建设。

4、过去两年的“进化的力量”年度演讲,我都把“数据”作为一个单独的大模块,来和大家做分享。2021年2月3日、8月20日,我也写过两篇文章《我有一个梦想:我的数据,是我的》、《关于个人信息保护,我的一点建议。》,聊到了总有一天我们会有一个名叫“国家数据总局”的机构。再加上从去年年底开始的各类文件,看上去,像是“靴子落地”了。

5、但是,国家数据局,会是数据这个话题的终局吗?可能不是。站在“既定结果”的层面,是很难看明白各类政策文件的。因为这些文件,可能只是更大变化中的一步。这个更大的变化,会涉及到劳动、土地、资本、市场、道德、法律、社会稳定等等内容。这个更大的变化,就是去年年度演讲中聊到过的,“第五要素”。

6、什么是“第五要素”?法国经济学家萨伊说,经济增长的最终动力来源,是三种基本的生产要素:劳动,土地,资本。

7、劳动这种生产要素,很重要。一个人劳动一天,生产10个馒头,但自己只能吃5个。多出来的这5个,就是增长。那么,两个人劳动就多10个,三个人劳动就多15个。劳动的人数越多,增长越多。

8、土地这种生产要素,很重要。一块土地能产1000斤大米。分给所有劳动者500斤,还多500斤。多的这500斤,就是增长。那么,两块土地就多出来1000斤,三块土地就多出来1500斤。开垦的土地越多,增长越多。

9、资本这种生产要素,很重要。投入一万元资本,买设备,生产、销售、赚钱,然后发工资、付地租,赚了2000元。赚的这2000元,就是增长。那么,投入2万就赚4000元,投入3万就赚6000元。投入资本越多,增长越多。

10、这种用三大生产要素来分析经济增长的方法,就是“古典增长理论”。但是,经济的增长,真的只来自这三种要素吗?后来的经济学家,继续研究,逐渐发现,还存在着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第四生产要素”:技术。看一张图。

11、这张图,来自腾讯研究院,描述的是世界经济增长的千年史。公元元年,全球GDP的总量,是456亿美元。1700年后,增长到了3664.6亿美元。在大家认为“劳动是财富之父,土地是财富之母”的这1700年里,增长了8倍左右。然后,发生了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后的300年,全球经济迎来了爆发式增长。到2016年,全球的GDP总量,达到了113.50万亿美元。比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前,增长了309倍还多。

12、前1700年,涨了8倍;后300年,涨了300倍。后300年比起前1700年,到底多出了什么?就是多了技术。多了蒸汽机,内燃机,计算机。多了火车,汽车,互联网。多了突飞猛进的技术。

13、技术,就是第四生产要素。这种生产要素,以一种看不见、摸不着,叫做“知识”的方式,存放在人类世界。有些时候,我们叫它“知识,就是财富”。也有些时候,我们叫它“科技,就是第一生产力”。

14、但是,关键是但是,但是,在最近这些年,这四个最基本的生产要素的供给,都遇到了瓶颈。土地的价格,越来越高,怎么调控都不容易回头。资本累积的风险,越来越大,还带来了严重的财富分配问题。而人口,人口...人口...一言难尽。低生育率,导致中国劳动力的规模峰值、比率峰值,都早已过去,开始加速进入老龄化。科技呢?像计算机和互联网这样影响一切行业的科技革命,已经进入平台期。下一次科技革命,还在婴儿期。

15、可是,我们不能一直这样等下去。我们急需新的、潜力巨大的生产要素,来支撑经济的增长。那这个新的生产要素,会是什么?

16、2020年4月,在一份重要文件,《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中,提出了: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数据,被正式当做一种新的生产要素提出。2021年12月,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接受采访时说:数字经济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组成部分,是中国经济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实现“换道超车”的机会。

17、再加上前面提到的各种文件,这些明确的定调和定性,说明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这个新的生产要素就是:数据。大家相信,数据这个生产要素,未来一定会和劳动、土地、资本、科技,一起,推动中国经济的发展。所有人对数据的价值,都充满了期待。

18、可是,数据这种第五要素,和基于数据的数字经济,真的能推动经济的增长吗?真的能。我举个例子。

19、假设,你是一家网店的创始人。为了占领消费者的心智,你要拼命打广告、投流量。但,这些都是成本。这些成本,最终会折进价格。

20、但是,你一定要先做个产品,然后用巨额的广告费,让消费者喜欢这个产品吗?就不能反过来,先找到消费者喜欢的产品,然后再做吗?当然可以。可是,怎么找?一个个问吗?不用。消费者不用开口。数据会告诉你。

21、你可以雇用工程师,抓取购物平台上的“销售数据”,然后做分析。你发现,搜“牛仔外套”,有7000个结果,加一起的年销售收入,大约是1.6亿。搜“教练夹克”的结果加在一起,年收入大约2200万。搜“运动外套”的结果,大约是1000万,但它和几个月前相比,出现了明显上升的趋势。

22、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消费者在向你大喊:我想买运动外套!各种销售数据,能告诉你,我想买什么。而各种评论数据,又能告诉你,是什么在阻止我付钱。一旦你能够“开采”出这些数据,你就能从消费者的购物行为里,“炼化”出了“消费者喜欢什么产品”这个知识。最后,用这个知识赚到钱。

23、你看,作为生产要素,数据不仅有用,而且好用。但是,等一下。等一下。光是有用、好用,能行吗?如果只是为了有用、好用,那么经济学会告诉你:最优化资源配置,提升总体效率。让生产要素,在市场上自由地流通。这样一来,生产要素就自然会流动到用得最好的人手上,社会财富就实现了最大化。但这种彻底的自由,几乎必然会带来一系列破坏公平、道德,甚至社会稳定的结果。

24、在劳动上,我们见过“黑奴”;在土地上,我们见过“地主”;在资本上,我们见过“无序扩张”;在科技上,我们见过“侵犯知识产权”;在数据上,我们见过“侵犯个人隐私”。

25、好用,是不够的。用好,才是关键。不能光有人才市场,还要有劳动法、劳动局;不能光有土地市场,还要有土地管理法、国土资源局;不能光有股票市场,还要有证券法、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不能光有专利市场,还要有知识产权法、国家知识产权局。

26、那么,数据呢?数据也一样。当你理解到了这一步,你就能理解各种已经发布的政策,甚至预测未来可能发布的政策了。

27、“法”,要有。2021年11月1日,中国的《个人信息保护法》正式实施。这部法律,作为数字世界的基本法,来保护用户,也提醒那些涉及到了用户数据的公司。比如,你要开采我的数据,要我明确同意。我说要把我的数据移走,你不能阻拦。我说你要删除我的数据,你不能留存;比如,禁止大数据杀熟。你不能用我的数据来对付我;再比如,平台有“举证倒置”的义务。早上我刚陪太太去医院,查出怀孕了,下午就接到十几家奶粉公司的电话。我怀疑是你医院,泄露了我的数据,但我没有证据。医院,请你证明你没有泄露。

28、“局”,也要有。国家数据局,要承担第五要素交给它的职能。比如,作为第三方,来保管海量的数据;比如,作为监督一方,一旦任何企业,通过不合法规的方式获取了受保护的数据,国家数据局就要立刻做出处罚;再比如,作为确权一方,从法律上,定义每一份数据。

29、“市场”,也会有。未来,你可能还会发现,不只有《个人信息保护法》和国家数据局了。也许,还会有“纽约数据交易所”、“香港数据交易所”,来实现数据的合法交易、流通。

30、跳出既定结果。你再看。仔细看。你看到的,可能就不是一两条政策了。第五要素,会是未来的主题。在这个主题之下,会有很多变化发生。

31、“把数据用好”这件事儿,尚未结束。

32、国家数据局,可能只是个开始......

作者:刘润

Author: 我说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